pc蛋蛋幸运28预测_pc蛋蛋在线预测_pc蛋蛋预测软件-28预测网

如果说一直这么保持下去的话未尝就不会取得胜

  就说一点,如果说杨锋的事儿,如果是带来去的话,他也许最后也可能把杨锋给放了,但是回来之后,听自己和他姐姐说了那么多,他肯定能承认错误,能认错啊。不过自己那个弟弟孟优,是打死他,他也不承认自己错了,还以为他是对的呢。可要换成是带来,就绝对不是这样儿。
 
    而且孟获都明白,带来是知道,他姐姐是真心对他好,知道他姐姐的用心良苦。但是自己弟弟孟优可不太明白自己,自己也真是头疼得不行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是对于这个事儿,孟获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。之前也问了自己夫人,结果自己夫人那意思,这也算是因人而异?
 
    反正孟获所认为,就是这样儿,不过他也想了,这孟优和带来,其实很多地方,还真是不一样儿的。那么自己夫人如何去对带来,和自己怎么去对孟优,这还真是,不一定一样儿的,就能起到什么作用。
 
    所以对于这个,孟获想得也不是那么多了。对他来说,就是走一步看一步吧,反正还是那话,孟优在自己的眼皮底下,自己还能看到注意到,能管到他,那么基本还是不会有什么太大事儿的。
 
    除非他孟优再也不怕自己了,自己这个兄长的权威再也没有了,他真正是一点儿都不听自己的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那样儿的话,可能真是要出问题啊,因为他孟优脱离了自己,这可不是什么太好的事儿。除非孟优能真正有所改变,没有让自己担心的了,那么哪怕他什么都不听自己的,自己也认了。可是显然,孟获也不认为这事儿就是一朝一夕的。
 
    他也明白,人好像还没有永远都不会去改变的,只是改变的是什么,往什么方向去改变,这个很重要。(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 
 
第二四六章 带来再赴八纳洞(续)
 
    真要说起这个来,孟获当然是希望自己弟弟孟优往更好的方面去改变,不可能希望他往不好的地方改变。
 
    至于说改变多少,他希望改变能多一些,不过这个也不是他想如何就能如何的,所以孟获曾经想过不少后,也就不多想了,因为他觉得也没什么用。反正孟优还在自己眼皮子底下,那么自己能保他一时,不过以后说起来的话,其实还得靠着他自己才行啊。
 
    带来离开后,祝融夫人看着自己夫君,自己这大王此时此刻的表情,她就知道,八成自己大王是想着他弟弟孟优呢,要不不会是如此。
 
    祝融夫人还不知道吗,自己这个夫君,自己这个大王啊,他如今就只有两种情况,他才这样儿。第一,不用说了,那就是马超凉州军,想到战事,他才这样儿。可是如今这战事,说起来的话,还是己方占优势,所以他不是想战事。因为就算是,也不会是这个表情。
 
   
 
    那么不是战事,就是最后一种了,那便是想着他那个弟弟,也就是孟优。
 
    孟获对孟优的忧虑,祝融夫人还能不知道吗,不过她也是没有办法。因为这个事儿,不是孟获,更不是自己的问题,说起来,还是孟优的问题更多。可不是吗,这因为人的原因。自己的弟弟带来,说起来的话,少年时代。和孟优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。可以说两人都差不多,甚至其实自己弟弟那个时候比他还头疼。
 
    但是到了如今,自己弟弟改变了不少,可孟优呢,不能说他没变,只是很多时候,还是要让他兄长操更多心啊。自己对带来也是管。可觉得没孟优管孟优那样儿,最后还给他自己气得不行,这事儿在自己这儿。根本就不会发生。
 
    此时就听祝融夫人说道:“大王这是想到了孟优?”
 
    孟获苦笑了一下,“是,不过夫人也知道,想这些都没用。还是等带来带着木鹿来吧!”
 
   
 
    是啊。如今的重中之重,还是带来搬来援军,也就是木鹿大王,然后他八纳洞的人马和马超凉州军开始火拼,最后自己捡便宜。这就是孟获心里最为真实的想法,这样儿的话,他就知道,己方肯定是要大胜啊。
 
    马超凉州军一时半会却是攻破不了三江城。那么这对己方来说,自然就是很有利的。等到带来再把八纳洞的木鹿大王人马给请来。这他们一火拼,自己是坐收渔利,还有几件事儿是比这个更让自己激动和兴奋的呢。
 
    祝融夫人一听,是赶紧点头,“谁说不是呢,大王也知道如此,那么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,就不必想太多了!”
 
    “是,是啊!夫人之言甚是,为夫不应该多想,也不会多想了!咱们等木鹿来,坐收渔利!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和祝融夫人在这儿闲聊,而带来已经是再一次踏上了去八纳洞的路。不过这一次却和上一次不一样儿多了,因为上一次走得是最近的路,可是这一次,说是走了最远的路也并不为过啊,因为这确确实实,是很绕远。
 
    而且就带来一人,虽说人少目标也小了,但是显然他是一个人要更加艰难,毕竟没有一个帮手,所以什么不都得靠着他自己吗,要不靠谁?
 
    但是对于这些,虽说他心里也是叫苦不迭,但是带来明白,这自己姐夫和姐姐也算是有意锻炼自己。别看因为是比较危险,所以是没让自己去三江城头,去和马超凉州军作战。但是却是交托了这么一件事儿,让自己去办。说起来的话,这个事儿,其实也并不容易啊。
 
    首先是要艰难行走,这一路上,没有多远的宽敞大道,不少都是不少走的路。其次就是到了八纳洞,还得去劝说木鹿大王,这个就要看自己的本事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反正带来他确实是不相信,这自己姐夫一封信,就能让木鹿大王乖乖来了?
 
    如果自己姐夫真要是那么好使的话,这木鹿大王当时就不会带兵走了。说起来的话,木鹿大王带兵走,真就是怕了自己姐夫吗?
 
    其实在自己看来,这当然是不是。真仔细一想的话,自己可不是如此认为。说白了,他木鹿大王要真是怕了自己姐夫的话,他肯定是不敢那么故意放水。而且之后不追击,并且也不去提醒孟优和自己什么。
 
    如果他木鹿大王是真心惧怕自己姐夫的话,哪怕他要放水,也不会那么明显,这事儿只能是暗中的。然后也不会不去提醒自己和孟优,所以他木鹿大王不是怕自己姐夫,而是怕麻烦。
 
    因为他也知道孟获的一些性格,木鹿大王应该是清楚,真要是自己姐夫发火儿的话,他木鹿大王还在三江城,那么最后可能要演变成动武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在带来看来,这木鹿大王可不是真怕了自己姐夫。如果真要是怕的话,他反而是不会带兵离开。
 
    因为放水这个事儿,他要是暗中做得,不那么明显的话,这自己姐夫也没有什么证据,所以他能说什么?
 
    然后再提醒自己和孟优,哪怕自己两人不停,但关键的时候,他木鹿大王要是给自己两人救了呢,那么不是另一种情况了?
 
    可最后他木鹿大王是直接带兵离开了,这就不得不让人去想了,这个木鹿大王,是怕了自己姐夫吗?反正在带来看来,这绝对不是对方怕自己姐夫,是因为对方怕麻烦,不想和自己姐夫的人马拼杀,所以这才早早离开了。那么从这儿来看,自己再去找他,也不是说不可能成。
 
   
 
    带来的信心在哪儿呢,其实就是在木鹿大王的态度。
 
    第一次,自己去请他木鹿大王来,他木鹿大王就来了。这第二次,他为什么不会再来?
 
    如果说其人怕马超的凉州军,那么为何第一次来了呢?而且还胜利了,所以这个,他不得不说,自己其实还是有些信心的,能再一次请木鹿大王出山。
 
    带来觉得,这事儿其实是有一就有二。如果说怕得罪马超,那么之前已经是有了一次了,而且他木鹿大王还胜利了,这可以说是把马超给得罪透了,不是吗?
 
    而且最为关键的,其实就是其人的人马胜利了,这个带来认为非常重要。要是木鹿大王他大败而回,带来认为他八成不会来了。毕竟汉人那话说得好啊,所谓是“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”啊,这他都已经是吃了一个大亏了,他木鹿大王还能再去吃亏吗。有几个像自己姐夫那样儿的,吃了无数次亏,如今还和马超凉州军死拼呢,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不是吗,如今人家都已经是杀到家门口了,要不是因为有三江城为依托的话,这时候还不一定怎么样儿了呢。
 
    反正在带来看来,自己要是自己姐夫的话,自己肯定是不会再和马超凉州军大战,这己方已经是损失多少人马了,再这么下去的话,估计银坑洞的都得从南蛮除名了。可自己姐夫好像是没这个想法,依旧是和马超顽抗下去,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。
 
    带来可不认为是因为什么面子的问题,至于说是为了曹操他们给送的东西,他认为就更不可能了。但是带来也想不出来,自己姐夫是为了什么,好像自己姐姐都不知道这个。
 
    可不管怎么说,如今对己方,其实是有优势的。如果说一直这么保持下去的话,未尝就不会取得胜利,反正自己是相信如此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还别说,这带来的想法还不少,比孟优可强太多了。也许其人和祝融夫人差不多,都属于对汉人了解一些,而且思维也是很活跃的。
 
    要不带来比孟优强不少,其实和他这人的头脑,也是分不开的。(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 
 
第二四七章 八纳洞再请木鹿
 
    说起来,孟获在南蛮的人来说,他算是有点儿小聪明。可到了孟优这儿,基本是没剩下什么了。可是祝融夫人呢,人家其实是很聪明的,而在她弟弟带来这儿,虽说他不如他姐姐,可也比孟优强多了,不是吗。
 
    这一日,带来终于是到了八纳洞的地界,没走多远,已经是到了。不过他却是被人家士卒给拦了下来,“什么人,来人下马,要不我们就不客气了!”
 
    看得出来,带来不是自毕竟是“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”啊。这上一次也是这样儿,可惜这次的士卒却不是上一次的啊。要不怎么也能认出来自己。毕竟自己的衣着,和上次都一样儿,没有什么区别。
 
    “报大王,有三江城银坑洞的使者来见!”
 
    木鹿大王正睡觉呢,不过也是半睡不睡的时候,然后就听士卒来报,说这些。
 
   
 
    他微微睁眼。然后说道:“好,让人进来吧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士卒走后,木鹿大王便起身了。心说,这连睡觉也不好好让自己睡。真他娘的不知道是谁来了,难道还是带来?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