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.js85850:浙江转移人员60余万人!

文章来源:家有汇    发布时间: 2020年01月26日 12:06  阅读:2980  【字号:  】

夜里,我再次失眠。我听着火热的音乐,试图保留下那仅存的最后一丝温度。我不想堕落,更不能用音乐麻木我空虚的心。我深思:我到底在烦恼什么呢?是考试?不是,我并不怕考试。是爸妈给我的压力?也不是,我从不曾怨过他们。那么,我的烦恼到底从哪来?自己也不得而解。

m.js85850

呼~我吁了一口气,外面的空气果然比屋里的空气清新多了。高耸的松树,微微泛黄的叶子,舒展的菊花,飞翔的麻雀,这些景物让我的心情好了不少,但想起父亲的话语,又生气起来。我只是想让他给我一份生日礼物,为什么发那么大的脾气?我越想越委屈,索性小声抽泣起来。天快黑了,我已经不生气了,但不免有些伤心,我都跑出来那么久了,都没有人来找我吗?果然在他们心里有我没我都一样。心里很烦躁,却又夹杂着害怕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害怕这个词已经完全占据我的头脑。

现在的我,渐渐明白了。其实那些莫名的烦恼来自成长。那些胡思乱想的日子,那些情绪低迷的日子,那些困惑压抑的日子,不过是成长的考验。而那些成长的烦恼,也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被我们深深理解,那才是使我们化茧成蝶的真正力量。

当、当、当……七点都已经敲过了,我还是躺在床上不肯起来,妈妈催过三四遍了,要我起床,我总是推说是在构思作文,赖着不起来。将近八点,我才懒洋洋地起来,不过,这是因为八点有喜羊羊与灰太狼,要不然,我才不起来呢!

晚上,她来问我借电灯,我问她:你要写什么?她迟迟不肯回答我,我想着只要她告诉我,就借给她,不知道怎么了又扯到灯的话题上。她非要说我弄坏了她的灯,我很纳闷我什么时候用过她的灯,我自己又不是没有灯,原来她的意思是我把她的闹钟弄坏了。我就回答说:我只不过是把你表的边框弄坏了,用透明胶粘一下就没什么大问题了。她说:我还是看在同学一场的面子上,没有让你赔。我愣在那半天没说话,原来这是她对我的包容。后来我想了很长时间,其实这事是我对不起她,如果换做是我,我也未必能这么大度。

从四年级开始,老师要我们自己抄作业,我也已作业太多为理由摆脱掉了妈妈布置的作业。渐渐的,我的好习惯如同一只只小鸟,一只一只的飞走,一只一只的丢下我,飞向了遥远的地方。渐渐的,我失去了这种力量,这种神奇的力量,因为我丢弃了这些神奇的小鸟。

在每一个人的身上,都涌动着一种伟大的力量,这种力量能使人温暖,能使人更高的要求自己。它就是习惯!




(责任编辑:嬴镭)